被称为“最后的海洋”的罗斯海,是我们认识原始海洋生物状态的“最后的机会”,更是修复过度捕捞所造成的生态破坏的“资料库”

当今,海洋遭受越来越严重的污染和生态破坏,商业捕鱼从沿海扩展到深海,几乎90%的海洋都逃不开人类活动的影响,我们差不多忘记海洋的本来面貌,“最后一片净海”的渴望似乎变得越来越渺茫。

庆幸的是,最后一片净海还没有消失。在新西兰正南方的罗斯海,是现今唯一未受人类大规模破坏、海洋生物链尚未断裂的地方。罗斯海位于西经158°和东经170°之间,是南极洲外侧的两大海湾之一,海域大约有96万平方公里,水深500-700米,表面水温-2-0℃,全年覆有冰层。

罗斯海是由英国詹姆斯·克拉克·罗斯船长率领的皇家海军探险队于1841年1月5日发现并命名的,是南极地区浮冰较少、最容易接近的边缘海之一,素来是探险船舶进入南极大陆的传统航路。世界各地的南极探险家,例如斯科特﹑沙克尔顿﹑阿蒙森﹑博克格雷温克﹑伯德等,都是从罗斯海开始探索南极的征程。

罗斯海被称作“最后的海洋”,不单是我们认识原始生物链的“最后的机会”,更是修复过度捕鱼所造成的生态破坏的“资料库”。

罗斯海在强大的东风漂流影响下,形成大规模的顺时针环流,下层海水上涌,表层海流沿冰棚前缘向西流动,然后沿维多利亚地北流,与西风漂流汇合。复杂的洋流带来丰富的浮游生物,为鱼类、海豹、鲸和海鸟提供丰富食料。

罗斯海地区保存了九大迁移类掠食性动物,包括阿黛利企鹅(占全球总数量的38%,约有300万只)、帝企鹅(全球总数量26%)、明克鲸(全球总数量6%)、西布朗罗斯海逆戟鲸(全球总数量50%)、食蟹海豹、豹海豹、威德尔海豹(全球总数量45%),雪燕和南极海燕(全球总数量30%)。

除此之外,罗斯海还是南极犬牙鱼的主要栖息地。南极犬牙鱼是罗斯海生物链中的重要鱼类,最长可达2米以上,重量可超过150公斤。1996年,一艘船从新西兰驶进罗斯海,在此发现了数量可观的南极犬牙鱼。这个消息迅速传播,使南极犬牙鱼成为国际商业捕鱼的目标。因为其肉质雪白鲜美,被誉为“白黄金”,被称作“智利鲈鱼”,以高价出售,利润非常可观。从1996年到现今,不同国家的渔船来到罗斯海,每年从罗斯海捕获的南极犬牙鱼有3000吨。新西兰占据了南极犬牙鱼市场的最大份额,每年渔获中有差不多一半是归新西兰三间捕鱼公司所有,每年进账可达2000-3000万美元。

罗斯海被誉为“最后的海洋”,虽然生物链还没有受到显著影响,但不代表其不受任何影响。过去,除了少数探险和科学研究之外,鲜有人踏足罗斯海。历史上,曾出现猎杀海豹潮(作为狗粮),但由于当时捕捞技术原始,没有对罗斯海造成影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捕鲸船在罗斯海北部和西部作业,但在捕鲸废止后,鲸鱼的数量恢复正常。当今,商业捕鱼威胁着这片“净海”,其影响之大,很可能会将这道“海洋的最后战线”击溃。当罗斯海也失陷时,地球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呢?

罗斯海是地球最后一片原始海洋,拥有最完整健康的生物链,是科学研究的宝地。从1972年开始,科学家已经在开始研究南极犬牙鱼,当时还能在每个季节捕捉到200-500条南极犬牙鱼,别上标记然后放生,以此研究其迁移路线,可是现今他们几乎捕捉不到中型以上的南极犬牙鱼。对南极犬牙鱼的科学研究不得不滞止了约40年,人类对南极犬牙鱼的迁移和繁殖,至今依然毫无头绪。由于南极犬牙鱼生长期缓慢,寿命可达50年以上,捕杀一条大型南极犬牙鱼,意味着灭杀了50年间南极犬牙鱼繁殖的机会。南极犬牙鱼数量一旦显著减少到一定程度,就无法逆转,可能面临灭绝的结局了。

生物界的食物链是一环扣一环的。知名生物学家兰索姆·迈尔斯和鲍里斯·沃姆在研究中指出,从上世纪50年代捕鱼工业化以来,大型掠食性鱼类已经减少了90%,而掠食性鱼类是海洋生物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缺少了它们,小型鱼类数量剧增,珊瑚礁、海藻、微生物等将会减少,整个海洋生态系统就失去平衡。

在罗斯海,南极犬牙鱼和逆戟鲸是处于生物链顶端的两种主要大型掠食鱼类。南极犬牙鱼数量的减少,还直接导致以南极犬牙鱼为食物的海豹、企鹅和鲸鱼的数量减少。其中罗斯海逆戟鲸主要以南极犬牙鱼为食,科学家已经观察到罗斯海逆戟鲸的数量随着南极犬牙鱼的减少而同时减少。有专家预测,一旦南极犬牙鱼消失,南极的生态系统也会瓦解,甚至会影响附近海洋的生态。

这使得保护“最后的海洋”到了关键和紧急时刻。早在2005年,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已经准备制定海洋保护区计划,以罗斯海为中心建立海洋保护区。西布朗罗斯海将会成为“自然实验室”,对其研究成果可以用来理解全球气候变化、海洋生态、如何减低人类活动影响以及修复被损坏的海洋区域。计划不断被讨论和修改,美国力主更严格的保护措施,而新西兰因为得益于捕鱼,力图保存少数捕鱼区域。因为新西兰不同意美国的提议,计划不得不进一步修改。终于在2012年,美国和新西兰共同向委员会提交“罗斯海保护计划”,在罗斯海划分出227万平方米的保护区,其中有160万平方米的保护区禁止捕鱼;整片海域禁止大规模捕鱼,只允许在限定的区域内进行有限制的捕鱼。

2012年11月,由25个成员国组成的委员会举行长达11天的会议,最后以议案被驳回告终,让人慨叹。

与此同时,不少民间组织和个人都在积极推动成立罗斯海的全面保护和商业捕鱼的完全禁止。典型的民间组织有“最后的海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xlsbzj.com/,西布朗该组织非盈利,完全依靠民间和个人筹款来宣传和教育大众,让更多人参与“最后的净海保卫战”。这个组织不仅设有网站,还拍摄了纪录片《The Last Ocean》,以及通过举办摄影展和学校演讲等有创意的方式进行宣传。约翰·威尔是其中一个创办人,也是该组织的摄影师。他在YouTube上发布一个视频,介绍了自己怎样认识罗斯海,为什么要保护罗斯海。

约翰说,记得16岁时,他在无人的海边坐了一整天,看着潮起潮落,浪花拍打岩石。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海,海洋给他的震撼之大,促使他慢慢去了解地球上的海洋。他打开地图,所看到的海洋都受捕鱼的影响,生态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只有南极的罗斯海是幸存的“最后的海洋”,他决定去看一看。从新西兰坐船,冒着巨浪颠簸了5天后,到达冰川的边缘。

“当我看见一群企鹅从水中爬上岸,向我迎面走来时,我被震慑了,觉得自身如此的卑微。企鹅在一块块的冰块上滑行,时而跳进水中;杀人鲸在冰块之间突然冒头,在阳光照耀下可以看到鲸鱼背上闪着金光……”他解说道,“罗斯海的故事,不单单是鱼和动物的故事,而是联系地球生物、影响着全人类的故事。它关乎于我们能够可持续发展——鱼市场的卖鱼人,你和我,大家共同相联系着。”

费丽帕·罗斯,是罗斯海发现者詹姆斯·克拉克·罗斯的曾曾曾孙女。她是促进保护罗斯海的积极倡导者。她反对新西兰最初的提议,认为新西兰不应该保护捕鱼公司而牺牲环境保护。她说,如果她的曾曾曾祖父还在生的话,一定会跟那些官僚作斗争,直到整片罗斯海免受捕鱼的侵害。

我们庆幸还拥有最后的海洋,可是如果不珍惜、不全力去保护,还企图从中榨取利润,最终受害的将会是人类自己。

奥巴马迎接习厦门警方锁定嫌犯刘铁男收集情色片女考生昏倒男生抱送医高考作文题刘志军被曝烧香拜佛上海飞机冲出跑道洛杉矶校园枪击案张绍刚退出主持界Kindle正式入华厦门公交车起火2013全国高考普京离婚习抵加州城管局长豪华座驾

Leave a Comment on 罗斯海:地球剩下的唯一原生态海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