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xlsbzj.com/,里尔

1942年初,美国陆军航空兵第8航空队各部陆续转场英格兰,准备投入对德作战。按照编制计划,P-38重型战斗机担任高空空战并为四发重轰炸机护航,P-39轻型战斗机则用于护航中型轰炸机,但再好的计划也会出差池,第31和第52战斗机大队于7月抵达英格兰之后就囧然发现,自己装备的P-39被落在国内了。

图注:作为双发重战,P-38就像蚊式一样极少投入格斗,因为这显然是自讨苦吃。大多数德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并不惧怕与美国版Me-110空战,况且Me-110至少还有一挺后射机枪令人忌惮

图注:P-39最大的问题是由于美军对其定位错误,取消了原型机阶段的废气涡轮增压器,而欧洲战场的经验证明发动机增压装置是非常重要的

英国人手里倒是有P-39。作为P-39最早的海外用户,皇家空军于1940年9月订购了675架,并于次年9月到货,然而飞机却令人失望,P-39纸面性能虽然不错,实际空战性能比飓风还要拉跨,接收了不到100架之后就不要了,后来都被《租借法案》送到苏联大放异彩。

即便不在乎美国表弟的死活,看在一起打希特勒保卫英格兰的份上,皇家空军也不能装聋作哑,于是说服美国佬装备了自己的主力战斗机喷火V,该型号最大改进是采用1440马力的灰背隼45发动机,装备2门20mm机炮和4挺.303口径机枪,作为整个系列最成功的型号,总计生产6479架,占全系列总产量的1/4强,在德国Fw-190出现之前是欧州上空最好的战斗机。

第31大队下属第307、308和309中队换装后的训练磕磕绊绊,在摔掉几乎能装备两个中队的飞机之后才勉强达到作战状态,但是首次行动仍出师不利。7月26日,6架喷火组队进入法国格拉沃利讷地区低空扫射时,领队的阿尔伯特克拉克中校(Albert Clark)遭遇JG26的4架Fw-190围攻并被击落,随后迫降被俘,里尔在战俘营里度过了将近三年的漫长时光才重获自由。

图注:德军围观克拉克的VZ-G号机,这是一架从415中队借来的旧飞机,如果是新飞机的话,克拉克或许就不会倒霉到成为陆航欧洲一血

真正的战斗发生在悲剧性的迪耶普登陆,1942年8月19日当天,第31大队总计飞行123架次,为加拿大第2步兵师和英国突击队提供空中掩护。上午0900左右,第309中队的小塞缪尔F容金中尉(Samuel F. Junkin)击落了一架Fw-190,这是二战期间被美国战斗机击落的第一架德国飞机。

但随后容金就被另一架Fw-190击伤昏迷,在即将坠海的时候苏醒过来,拉起飞机升到1000英尺高度然后跳伞。一艘英军鱼雷艇及时赶到将其救起,顺便还捞起了其他三名跳伞的美军飞行员。

当天美军战果是确定击落两架Fw-190,3架可能击落,另击伤两架,代价是8架喷火被击落,7架受伤,一名飞行员阵亡,另有三名被俘。首次空战虽有 进账 ,但是仍旧不算成功,Fw-190的出现已经让喷火V力不从心,专门用于对抗Fw-190的喷火IX还要稍后才能登场。经过这血与火的第一课之后,第31大队被从前线撤回休整,并随后与同样表现不尽如人意第52大队转调第12航空队,准备投入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

图注:在医院养伤期间,为陆航取得欧洲一血的小塞缪尔F容金中尉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勋章和紫心勋章

图注:得益于先进的设计理念,Fw-190操纵灵活而火力强大,如果尚处于菜鸟阶段的第31大队使用的是P-39,其后果几乎可以确定是Fw-190的饕餮盛宴,或许这就叫因祸得福吧

在第31和第52大队调离后,驻留英国的第4大队就成了在欧美军唯一一支战斗机大队,该大队可称履历传奇、武德充沛。早在两年之前就有美国志愿者前往英国,在皇家空军建制下组建三个 老鹰中队,分别为第71、第121和第133中队,驾驶飓风战斗机投入不列颠空战,数十人在战斗中血洒长空。

三个中队换装喷火后全部投入迪耶普登陆行动,声称战果击落5架Fw-190,己方损失6架喷火。随后在9月底,这些曾经的志愿飞行员们带着自己的喷火,成建制转入美国陆军航空队,并改编为第4大队。

图注:第4大队第334中队(原RAF第71中队)斯蒂文皮萨诺的喷火V,改变隶属之后仅仅是在皇家空军机徽上画了个白星了事

然而就在正式转调的前几天的26日,悲剧降临到第131中队,在为B-17护航的任务中遭遇速度100节的强劲尾风,整个中队被吹离航线进入比利牛斯山脉空域,12架全新的喷火IX在迷航中误闯德军重镇布雷斯特……经过德军战斗机和高炮的双重屠杀之后,最终只有一名飞行员返场并肚皮迫降。

10月2日,这些老鸟作为美军,在敦刻尔克上空游猎时再度与德军交手,打掉4架Fw-190,12月又有4架Me-109入账,自己仅在空战中损失一架,另有一架重伤报废。次年3月16日,第4大队的喷火飞完最后一班,改装P-47雷电,1944年2月又改装P-51野马。整个战争期间,第4大队共击落德国飞机583架,地面摧毁469架,空战损失241架(含8架喷火),成为欧洲战场上仅次于第56狼群大队的王牌战斗机大队。

1942年11月8日,火炬行动开始。第31大队在拂晓时分从直布罗陀起飞,目标是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塔法劳伊机场。美军满以为高卢鸡会识大体懂大局的让出机场,然而被侵犯了中立的维希法军可不这么想。

小乔伯德中尉(Joe Byrd)的喷火在目标机场降落时被3架D.520围攻坠毁,伯德阵亡,随后,第308中队队长哈里森塞恩少校(Harrison Thyng)率领3架喷火杀到,3架D.520为了法兰西的荣誉而拖着浓烟烈火坠落,塞恩少校包办其中两架。次日,第31大队对一支试图反击的维希法军车队大打出手,一通扫射将其逼退。到10日,终于认清个人命运取决于历史进程的维希法军放下了武器。

图注:D.520在1940年时性能尚可,但到1942年底也就勉强够得上二流水准,在喷火面前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然而美国人还是过于托大

12月,第52大队也加入战团,在投入到波纳港的激烈空战之前就有6架飞机因为燃料耗尽而在转场途中损失。颇有戏剧性的是,喷火们在这场空战中还要负责掩护自己的前任P-39执行对地攻击。

第31大队的第308中队还为次年1月的卡萨布兰卡会议提供空防。当月13日,诺曼博勒中尉(Norman Bolle)经过激烈格斗,击落了JG53第1大队的王牌威廉克里尼乌斯少尉(Wilhelm Crinius,总战绩114架)。

图注:1942年9月23日威廉克里尼乌斯授勋后的签名照,德国战斗机飞行员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和橡叶饰的王牌并不少,但同时获得这两项荣誉的仅有克里尼乌斯一人

两支喷火大队逐渐适应了北非战斗,第31大队进驻距前线公里的塞勒普特机场,当地条件非常艰苦,飞行员和地勤只能像土拔鼠一样窝在砂岩地堡里,这里也经常成为德国空军光顾的目标。第309中队的弗兰克希尔(Frank Hill)将以7架战果高居美军喷火飞行员榜首,他后来回忆起,当年2月17日隆美尔发起的反击差点抄了第31大队的老家:

我们事先几乎没有得到任何警告,差点就逃不出来了。可以这么说,从凌晨两点到上午九点,整个大队都忙着细软跑。我在机场上起飞的最后一波里,那会儿德国人的炮弹就从山谷的那一边打过来,噼里啪啦的落在机场上。简直就是一片大乱,有飞机的人开着飞机跑,没飞机的人坐着汽车跑,坐不上汽车的人只能自己跑,里尔留给德国人12架燃烧的喷火残骸。

图注:塞勒普特机场艰苦条件的真实写照,一只美军土拔鼠坐在洞口,背景的HL-C喷火表明其隶属于第308中队

图注:已有5个战果在身的弗兰克希尔与座机合影,以及座机喷火Va(沙漠型)WZ-C 林蒂与弗兰克彩绘

隆美尔孤注一掷的凯瑟林山口反击大败美军地面部队,两个喷火大队全力投入阻击,美国人借鉴了皇家空军更具主动意识的进攻战术。3月21日,第31大队出动全部36架喷火杀进德军大编队,其他两个中队拖住JG2负责掩护的Bf-109,第309中队对StG3的18架Ju-87展开屠杀,宣称确定战果4架,可能击落4架,自损1架。次日第52大队再度与德军爆发激烈空战,击落5架Me-109,两架Fw-190和两架Ju-88,自己仅有一架损失于防空炮火。

4月3日,第52大队第2中队指挥官阿诺德文森(Arnold Vinson)带队在盖塔尔空域游猎——在这里,美军坦克歼击车部队以难以想象的勇气,付出巨大代价顽强顶住了德国坦克。下午1730左右,他们碰上了StG3的12架Ju-87,还有6架JG77护航的Me-109。文森的僚机诺姆麦克唐纳(Norm MacDonald)对这场战斗的描述被收录进了第52大队战史《喷火与黄尾野马》。

我们发现那十几架斯图卡时,它们正在向我军集结地域俯冲投弹。我的飞机距离对方最近,所以我们就直接咬住了对方编队的末尾。斯图卡只能慢悠悠的飞,我们很容易就能瞄准。我一直靠近到距离最后那架Ju-87不到30码的距离,然后枪炮全开。两三秒之后他的发动机就冒出了黑烟和火苗,然后从大约1000英尺的高度一头栽到地上。对付下一架斯图卡也是如法炮制,接近到相同距离,枪炮全开打个两三秒,然后他就烧了起来,在半空中爆炸。这场战斗就发生在大约1000英尺的高度。

文森也击落了一架斯图卡,成为美国陆军航空队的第一个喷火王牌。但在文森掩护麦克唐纳的后方时,3架梅塞施密特咬住了他的尾部。地面上的美国步兵眼睁睁看着这个不幸的密西西比人在不到300米的高度从着火的飞机中跳出,伞没完全张开就落到敌占区……两天后,德国人将他的遗体送回。

图注:《喷火与黄尾野马》封面上的喷火Vb(沙漠型)WD-Q属于第52大队第4中队的罗伯特莱维讷,其星条旗+骷髅的个性涂装也成为了模型厂商的宠儿,比如长谷川

至5月13日北非轴心国军队投降时,第52大队共击落86架,第31大队61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下一个目标就是意大利。在登陆萨勒诺之前,美国喷火在护航轰炸机的任务中与德意战斗机有零星交手。

直到9月,两个大队一边休整一边从北非转场南欧,第31大队进驻意大利,第52大队则进驻刚解放的科西嘉岛,期间陆续换装喷火IX和喷火VIII,两种型号都是在喷火V机身上略作改动,改装了1560马力的灰背隼61发动机,具备了正面抗衡Fw-190的能力。新式喷火的优势很快就显现出来。

1944年1月,刚刚加入第308中队没多久的新手,雷兰德P莫兰德(Leland P. Molland)少尉就在护航B-25的战斗中,用喷火VIII一举斩落两架Fw-190,以后他还将在这架飞机上取得三个战果,跻身王牌之列。

图注:1943年8月,停放在意大利塔尔奎尼亚的第31大队的喷火IX,从MX识别代码可确定是第307中队

1944年1月22日,盟军登陆安齐奥,在欧洲软腹捅了一刀,德国空军再次大规模出动,第31大队在登陆场上空打退了18架Fw-190。当天驻扎法国马赛的KG26派出了将近60架的轰炸机编队,试图鱼雷攻击登陆场,结果在当晚迎头撞上第52大队第2中队,德军被当场击落7架He-111和3架Ju-88,其他飞机丢掉鱼雷仓皇逃命。

次日,德军再度出动6架挂载弗里茨-X制导炸弹的Do-217,又被第52大队第4中队打掉两架,其余德机也是丢掉炸弹掉头就跑。在整个1月,第31大队和第52大队总共击落了30架德意飞机,自损16架。

3月11日,第31大队开始换装P-51B,24日整个大队被从前线撤下换装,这令飞行员们很不高兴,因为模拟空战中他们发现P-51B在喷火面前败多胜少。26日,该大队的喷火执行了最后一次任务,第308中队的4架喷火VIII遭遇20架Fw-190G战斗轰炸机,确认战果一架,不确定3架。第52大队也在4月逐步换装,在护航轰炸机时第5中队的喷火IX遭遇6架Bf-109并击落3架,取得了美军喷火的最后战果。两个大队都被划归第15航空队,用于执行护航重型轰炸机的任务。

在装备使用喷火的21个月里,第31大队共击落194.5架,可能击落39架,击伤124架;第52大队击落152.33架,可能击落22架,击伤71架。两个大队总共产生了13名王牌飞行员。尽管美国陆军航空队前后总共装备了600多架喷火,但是却连个名分都没给,两个大队反而是在换装野马之后,因为在普洛耶什蒂上空的表现而扬名立万。这充分说明了美军高层官僚狭隘的本土意识:不愿承认使用NIH(Not Invented Here,非本国研制)的装备。

除了战斗机部队之外,美国陆航的第7和第68照相侦察大队也少量装备了喷火PR.XI侦察型,这是一种高度特化的喷火IX,拆除全部武装和防护装甲,机身和机翼前缘加装油箱,极速每小时710公里,最大航程2385公里,足够从牛津到柏林飞个来回,涂装为天蓝色用于伪装,机身中安装了两到三个(视任务所需)模块化照相机,用于收集评估战略轰炸的效果。目前尚有一架该型机在帕特森空军博物馆展出。

图注:莱特‧帕特森空军博物馆的奇观,在近处这架喷火PR.XI身后是美军第653轰炸机中队的蚊式PR. XVI,蚊式后面露出上半个机身的是美军第308战斗机中队HL-B号喷火V,再远处则是一架同样涂着美军机徽的英俊战士(或布伦海姆)

而更为有趣的是,美国的海军马鹿们也使用过喷火。按照霸王行动计划,盟军战列舰和巡洋舰要在登陆期间提供远程火力支援,需要校射侦察机指引。当时主力舰通常搭载一到两架SOC海鸥或OS2U翠鸟水上飞机,由弹射器从甲板上发射,然后在海上降落后用起重机回收。

这些小飞机确实很有用处,但由于最高时速还不到260公里,极易受到高射炮和战斗机的攻击。而在1944年夏初的法国,虽然德国空军已经被打得只能捡漏干些偷鸡摸狗的买卖,但是高炮火力可是一点也不弱。

显然该部不会存在太长时间,索性也就不分什么英军美军,只要有任务,哪架飞机能飞就用哪架,所以今天很难确定VCS-7飞过的喷火都是哪几架。这也就是在这里说美国海军使用过喷火,而非装备过喷火的原因,连过户移交都没有,何来装备一说?

与在高空高速独来独往的陆军喷火侦察机不同,海军喷火校射机每次都是双机出动,长机负责校射,僚机负责掩护。而且飞行高度不能高于1800米,天气恶劣时甚至要低于500米,面临严重的防空炮火威胁,因此损失了6架,但是在四次遭遇德国战斗机的时候都没有损失,换上水上飞机的线在诺曼底登陆的三周内飞行了约200架次,在7月26日攻占瑟堡港,德军被赶出了海军舰炮射程之后,VCS-7解散,飞行员们返回各自的船上服役。

图注:在完成校射任务顺道扫射了一圈返航后,美国海军上尉罗伯特F道尔(Robert F.Doyle)与僚机约翰F穆奇(John F.Mudge)上尉握手。4Z号喷火Vc是少数可以确定由VCS-7飞过的飞机,喷火Vc特征很有趣,保留了喷火V的三叶螺旋桨,但是却使用了喷火IX才引入的排气管

Leave a Comment on 牛仔的约翰牛:美军“喷火”征战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