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xlsbzj.com/,里尔

虽然如今你常常忘记他,但这不代表尼古拉斯·凯奇正躺在夏威夷海滩上偷闲,他还在好莱坞,他还在马不停蹄地拍电影。

就在《蜘蛛侠:平行宇宙》献声之后的10个月里,他又拍完了4部电影。也许这些电影仍然提不起你的兴趣──《报仇雪恨》,但是接下来这部电影也许不一样,许多人听到它的片名《星之彩》就兴奋地颤抖起来。

《星之彩》,会对这个名字有所感应的朋友,势必对奇异博士的下一部电影同样感兴趣:《奇异博士2:进入疯狂多元宇宙(暂译)》,听起来就是洋溢洛夫克拉夫特风情的作品,而《星之彩》就是洛夫克拉夫特本人撰写的故事。

这三年来,电影圈开始有人慢慢在试图复活洛夫克拉夫特的世界观。不管是克苏鲁神话、还是半鱼人、或只是海底伸出的触手,洛夫克拉夫特风格在许多电影、剧集、乃至于游戏里出现。

这些作品未必会大张旗鼓地宣扬,自己是部洛夫克拉夫特作品──这个名号事实上没有多大的消费影响力,但你可以看出创作者对洛夫克拉夫特大师的虔诚崇拜,体现在作品的各个角落里。

光是今年就有一部作品可提:2015年吹响低成本恐怖电影风潮的电影《女巫》,导演罗伯特·艾格斯在4年之后,于今年戛纳电影节带来了他的回归之作《灯塔》。

这是两位灯塔管理员与一座灯塔的故事这剧情大纲真吸引人对吧?问题不在这里,它的预告上线之后,洛夫克拉夫特粉丝们发现了比剧情大纲更有趣的元素:人鱼、触手、还有时间感错乱。

这些都是明显的洛夫克拉夫特元素,当然,一部关于海边灯塔的恐怖电影,多半都跟洛夫克拉夫特有关,看看2017年的《冰肤传说》就知道了。

对了,别忘了前几个月发行的PC/PS4/Xbox One 游戏《沉没之都》,你看到游戏标题文字上的触手了吗?这当然也是洛粉们一定要试试的作品。

你可能已经看过《星之彩》,在一些其他的电影里

之前提过,洛夫克拉夫特风格是一个开放所有人创作的创意世界,这反而产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真正改编洛夫克拉夫特作品的电影倒不太多。里尔

毕竟每位导演都有自己想阐释的论点,而比起修改大师作品再埋藏自己的论述,在自己的故事里穿插克苏鲁元素是简单多了。这让《星之彩》多了一份特别:它也许是近年来最常被改编成电影的洛夫克拉夫特小说了。

一颗陨石击中了阿卡汉小镇的某块农地,这是农夫加德纳一家的土地。陨石坠落并不稀奇,但这块陨石不太一样,它并未快速冷却,而且坠落之后才慢慢缩小。

在它缩小的同时,陨石周遭的土地染上了一种奇异的色彩,这是地球上从未见过的颜色,不存在于已知光谱的任一端。

但是怪事不只如此,这块土地上原有的作物快速变大,但却变得无法食用。陨石带来的色彩,正在缓慢但确实地影响它所触及的一切,包括了土地本身、作物、饮水、牲畜、最终影响到了加德纳家:加德纳太太变得疯狂,那些牲畜开始在夜里发光,作物变灰而后灰飞烟灭,最终只有加德纳一人决心对抗这天外飞来的变异。

尼古拉斯·凯奇很明显地专挑他有兴趣的导演演戏,而不是随便挑任何一个会拍动作片的导演。

举个例子,就连上面提到的《报仇雪恨》,其实导演是在2010年执导独立制片电影《漂亮男孩》的菲力克·范·古宁根,《漂亮男孩》不是太值得大写特写的电影,但里头有些诗意到令人惊艳的片段。

他正是凯奇喜好的那种导演──年轻、独立制片、还没有太大名气、很有自己主见。简单地说,凯奇需要这些新生代,为他的作品带来新意,增添一点新的冲击。

当然,《曼蒂》就是成功的例子,这部电影当时在美国限量上映时也创下了亮眼成绩,它的口碑也在恐怖电影圈里散播开来,这也证明了凯奇选择导演帕诺斯·科斯马图斯是一个对的决定──科斯马图斯甚至原本在一听到凯奇想演他的电影时,就决定拒绝凯奇,哈哈,最终他俩却合作出双方近期最出色的作品。

《星之彩》另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召唤出90年代的老骨灰邪典电影导演理查德·斯坦利。

他1990的电影《霹雳战士龙》片名并不是最邪之处,这部电影结合了《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的浩劫末日后社会架构、《终结者》里势不可挡的杀人机器、《银翼杀手》里的冷硬主角、还有这些电影里都没有的强烈性暗示──机器人不只很会杀人、他还很喜欢瞄准猎物的“要害”下手。这么奇诡的电影,想当然票房不会多好,但多年后,却有“臭味相投”的人一直喜爱它,让它成为了90年代的科幻邪典代表电影之一。

所以,《星之彩》有洛夫克拉夫特本尊原作、有复出的邪典导演、还有越疯癫越带劲的尼古拉斯·凯奇,这就是我们这些洛夫克拉夫特粉会兴奋颤抖的原因。

《星之彩》将在今年9月多伦多电影节的“午夜惊魂”单元里首映,当然,也希望能引进国内上映。

Leave a Comment on 克苏鲁神话宗师、邪典骨灰级导演、尼古拉斯·凯奇这部新片会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